作者:网站编辑
浏览次数:190
发布日期:2021-08-16
富士康等制造工厂都流传着一个梗:“提桶跑路”,指的是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员工受不了工厂的高强度劳作,选择辞职后拿着红桶装上自己的物品离开工厂。


制造业的劳动力“一去不复返”一开始只是形容制造厂的人员流动性较大,但随着时间发展,大部分制造业员工都发展成“一去不复返”的结局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,2019年,50岁以上外来务工人员的比例达到24.6%,比2008年的11.4%增加了一倍多。自2013年以来,这一数字以每年约1至2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。农民工队伍不仅在老龄化,而且越来越小,反映了中国劳动力市场的一个更广泛的趋势。

农民工人口的增长率在2010年达到了5.42%的高峰,在2019年放缓到0.84%,最后在去年缩减了1.78%,因为与流行病有关的限制使数百万人留在家里。

近日,《人民日报》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我国目前有73%的企业都面临着招工难的问题,其中制造业更是身处水深火热之中。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我国有着8.8亿的劳动人口,但2020年年底我国制造业人才缺口共计1900万人,并且预计到2025年缺口将会持续扩大到3000万人。

劳动力流向何处?

一边有着8.8亿的劳动人口,另一边制造业却面临着1900万的人才缺口,实属有些讽刺。那么大部分的劳动力都流向何处了呢?

答 案是,他们从高强度劳作、时间固定的制造业工厂“出逃”后,都选择时间更加自由的灵活就业,比如说外卖、网约车等。虽然没有固定的工作场所,但胜在时间自由,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作息时间来自由选择上下班时间,做多少赚多少,甚至有些人的工资收入比以前在工厂里更加乐观。


现代人工作观念的转换,加上2020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 情,不少制造业被迫停工,外卖等行业也得以迅速壮大起来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农民工的月均收入为4072元,而美团研究院报告显示,全国骑手的月均收入为4950.8元,比农民工收入高出不少。

据业内人士称,尽管Covid-19流行巩固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,在发达国家仍无法恢复产能的情况下,中国的出口量创下了新高,但整体利润在2019年没有太大改善,导致大量农民工的收入下降。“以纺织业为例。自去年10月以来,工厂的订单已经完全饱和,但生产线工人的工资却低于2018年和2019年。”密切监测供应链的Fashionprint.com分析师彭彪说。

“同样的工作在2018年赚6000元,现在只赚5000元。”即使中国的出口订单在2020年底开始反弹,制造商也在寻求通过自动化生产来降低风险。专家和业内人士说,疫 情加速了这一趋势,这对工厂的工资造成了更大的压力。

如果说工作环境、时间更为自由,并且工资还更高,工作门槛也降低,甚至在疫 情下更能发光发热,自然就能吸引更多的人从制造业转移到灵活就业上。从2020年1月到7月,就有着近60万人从工厂离开,加入到外卖小哥的行列当中。这其中也包括了不少年轻人。

制造业缺人

有观点认为,年轻人在最适合打拼的年龄下,选择了外卖、网约车、快递等服务行业,而放弃了制造业,对我国未来发展可能不太有利。但小麦认为,以前我国的企业以劳动密集型人才著名,可现在已经进入到智能化和机械化时代,很多制造业都不需要过多的人力来堆积。

以往大家都担心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崛起后,是否工厂里的员工都需要下岗,看来现在这个问题不必担心,因为大部分的员工都已经提前选择出逃,寻找新的出路。

但这同时也传出一个信号,如果制造业仍未发展到可以完全脱离人工劳动力的阶段,或许接下来需要考虑将工作内容和环境进行转型和升级,否则制造业的人才流失将会持续下去。因为“钱不多+工作不自由”的特点可以说是同时触犯到现代年轻人的雷区,加上新兴产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对制造业带来巨大冲击,如果制度和待遇都能有所变化,可能不少员工都会选择留下。

自动化会是制造业未来的出路吗?

刘开明表示,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推出自动化生产线,劳动力成本在工厂整体支出中的比例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20%。“以浴室用品行业为例,现在劳动力占总成本的10%左右,与其他行业相比,这一数字应该处于中等水平。”他说。

珞石机器人公司的销售经理胡海峰说,由于大流行,对自动化的需求正在达到顶峰。胡海峰说:“制造商有迫切的需求,因为高水平的自动化意味着在未来人口老龄化或疫 情重来时有强大的抗风险能力。”他的公司已经成立了6年,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将从去年的1亿元上升到3亿元。

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此轻易地重新调整他们的劳动力结构。“我很难投资工业机器人来取代我的其他工人。因为如果所有的生产过程都是自动化的,会导致我的良品率下降很多。”蔡先生说。

“假设20年后,自动化可以取代目前一半的劳动力,如果中国制造业保持现有的,甚至比现在更大的产能,那么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所需的劳动力?”蔡先生补充说,中国有可能走上和美国一样的道路。他说:“制造业的萎缩将导致大量的工厂工作岗位消失……而成本将成倍增加。”

官方统计数据显示,16-20岁的农民工比例从2008年的10.7%降至2019年的2%,而同期21-30岁的农民工从2008年的35%以上降至23.1%。这让一些像刘开明这样的观察家感到担忧,他们想知道中国将如何补充其制造业劳动力。他说:“这些愿意在装配线上忍受多年枯燥、重复加班工作的工人,是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成功的奠基石。”


文章来源:南华早报
分享到:
  物流盒子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 1.凡本网注明[来源:物流盒子56box]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和视频文件,版权均为物流盒子(www.i56box.com)独家所有。如需转载请与      02882742736联系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“物流盒子56box”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 2.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,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,版权属于原版权人。转载请保留来源作者,禁止擅自篡改,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。
  3.本网评论版块中各网友的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。
自动化立体仓库货架-输送分拣系统-AGV小车机器人设备供需对接_56box

简单描述下您的需求,稍后专人为您服务

请稍候
11

展会信息